240 发简信
  • 120
    归无家

    凌晨五点的时候,走进清冷久违的空气里,霾的味道淡去一大半,如同宿醉的人渐醒了过来。零下二十度,从表盘上缓慢挤进车厢,提醒我,已经行走了几百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