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一点儿正行没有(1)

    等我醒来的时候,他们在楼下已经打了一夜的牌。我还记得我睡着的前几分钟,杨震喊“六万”,然后传来何旭爽朗的笑声以及贾六儿的骂声,我翻了个身,再睁眼...

  • 老闫

    那年夏天我洗了太多的澡,只记得天气酷暑难耐,上下一片蒸腾。不过这在东北,本是不该的。我把那个夏天讲给很多人听,他们都说我记错了,那年清爽的很,凉...

个人介绍
眉中间有个红点 裤衩遮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