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第二日之歌——梦与乱

    昨日十点,方收到妹妹的微信消息,外婆过世了。 那时我在厨房做着晚上的便当,锅里正炒着肉片,我翻了一翻,把花菜从盆里捞出来丢到锅里。我想了想自己是...

  • 第一日之歌—陌路歧途

    至此已经在新的出租屋住了九天。半年内搬了两次,自己到底在这个城市是什么样的位置?从来不会深想,也许不过一介平民,更甚者一个城市流民。 昨日休息,...

  • 120
    谎言,是善意还是私心

    走过一条路,如果不回头看看自己踏出的脚印和出发的起点,路过的站点,或许我们已然迷路许久,拐进深深的岔道而不知。 我自认为自己为人坦诚,踏实,不为...

  • 为何写作

    或许走完这一期打卡活动,我将会从岛上蒸发,离开这里,离开我经营了将近三月的写字生态。 从前我坚持着,我为自己执行的连贯感到骄傲,这种能够坚持一件...

  • 入职随想

    刚加的工作群里,区域经理在发布招生的喜讯。前两天刷这些消息的时候,只觉振奋,自己也跃跃欲试。但是今天休息的周一,再次看到刷新的业绩消息时候,心里...

  • 随笔之整体与片面

    我,是一个大大的世界,丰富奇妙,有时候慨叹不已。相比于对外界的兴趣,对于自身的探索更有兴致。看到自己这样行事,这样说话,这样遮掩,又这样自然,总...

  • 120
    放开自己,向外走

    独处,惯于常年累月地在寥寥几个人之间游走,是我毕业后的一种常态。工作是日渐重复和煎熬,于是仅有的一点休息时间也不愿分给更多的人,无数次期待着在下...

  • 地球不围着我转了——记仅有三天的职场经历

    昨天是我在新公司工作的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突如其来的否定,突如其来的辞退,把我对未来的期望和规划生生撕裂开来,什么也不剩。 这种“明明我对你很...

  • 120
    失眠的人,单薄的夜

    昨晚睡梦中,我被喉咙难以抑制的灼痛弄醒,周遭沉淀着悠长的夜色,仿佛夜已经很深,很深。我轻轻翻过身子,正迷糊着不知时间,突然大门处传来清晰的开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