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亡过后 - 草稿

    抛尸 腐烂 风化 白骨上的青苔 瑟瑟发抖 把一朵磷火 从左眼眶抛到右眼眶 直到牵牛花攀上第八节脊椎 直到夜行的小老鼠习惯地跳过耻骨 直到我听惯了...

  • 有一只风筝 从拥挤的居民楼里斜斜地伸出手来 斜不是斜阳的斜 也不是斜风细雨的斜 是那种倚在门框上吐云吐雾的烟的斜 这烟熏得我眼睛疼 有一行眼泪斜...

    0.6 17 0 2
  • 教室

    我在上大学之前,在十间教室里面有度过超过一年的时间,要论影响深刻,自然是高中三年的教室留下的回忆不可以磨灭;但是说起初一的那间教室,没有教室比它...

    0.2 16 0 1
  • 山光非月

    山光不是月光 山光是山泉 不仅仅是哗啦哗啦的山泉反射的星光 还是夜晚树上休息的山猫眼里反射的幽幽的绿 最后成了山橘褶皱里的露水折射的彩虹 就 不...

    0.5 51 0 5
  • 写诗?

    我把一只飞虫关在笔帽里 写的每个字都在用他的生命 呵 生命脆弱 写不下半首诗

    1.0 111 1 7 2
  • 转念

    每天都有人成功 下一个为什么不能是我 每天都有人恋爱 下一个为什么不能是我 每天都有人春风得意 下一个为什么不能是我 为什么 下一个不是我 每天...

  • 玉兰

    她光溜溜地站着 原本光洁的胴体上布满了伤疤 站在人最多的食堂的门口 路过的人已经不会多瞥一眼 连野猫都嫌弃在她皴裂的皮肤下小憩 可偏偏 偏偏 一...

  • 获得一切

    在别人眼里 我是一个很完美的人 因为我总能得到我想要的 天上的小鸟 乖乖的待在笼子里 那只名叫大将军的蛐蛐儿 在葫芦里安享天年 就连我最爱的女孩...

  • 车厢

    有一个小橘子从车厢一头滚到另一头 车厢顶上吊着十三张嘴 绿色的座位上长着各色的植物 垂着的枝条穿着丝袜 丝袜压肉 肉压丝袜 丝袜压丝袜 丝袜压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