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飞在梦里的山水牛

    山水牛不是牛,是会飞的昆虫。 每年农历七月,高粱尚尚缀红,雨季把天空哄得哭了一场又一场,最后土地的心都碎了,处处渲软,一脚踏下去,便...

  • 灯下,只一人

    与朋友小聚归来时,院子正裹着夜色,只有几盏路灯正垂着头矗立着,像极了瘦弱的少年,此时定是挨了责罚,叛逆执着,一动不动。 院子植被颇丰,以女贞子和...

  • 剪不断的乡愁

    乡愁,曾经是淹没在少女忧郁的眼眸中的一拘清泉,寂寞,清澈,悠远。也是少女额头那盏瘦瘦的油灯,遥远,明亮,温暖。 小小的山村,长长...

  • 爱尊客的夜

    红瓦绿树,碧海蓝天,与海相依,卧听涛声,一生雅致,闲散。对于远离大海的人总是一种逃不脱的诱惑,只可惜,每次来过,又走。对于大海,我只是过...

  • 老屋

    我的老屋是孤单的。 老屋至今还留在那个小山村里,就像一个老人,那么衰老,静寂,没落,却坚守,沉默。 曾无数次地,它潜入我的...

  • 戴着斗笠的岁月

    童年,犹似一滴水珠,早就溶解在悠长的岁月里,已不着痕迹。常常回首,常常叹息,却还是喜欢一遍遍温习,越是年岁渐长,越是乐此不疲。 追...

  • 流向远方的水

    一 省城师范学院位于衡山路人民广场东临,地处城市边缘。 沿着广场附近的红旗照相馆右拐会进入挑水巷,逼仄的小巷弯曲幽长,中间又横竖地岔出众多不知名...

  • 雪魂

    傍晚时分,雪花又沸沸扬扬地遮盖了视野。我的心随视线走了很远。。。。。。 多少年以前了?那些写满心事和忧愁的日子,每天傍晚我都会独自漫步在那个弯曲...

  • 风往哪个方向吹

    天气预报说,明天要降温了。 突然间,心里落上了一层寒霜。几季孤单又凭空添了惶然凄恻。 总喜欢仰望天空,就好像那里有我自己,而我似乎因此找到了些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