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狐狸是家养的宠物狐,猫是流浪的野猫。 狐狸自小生下来就是在宠物店,不过后来他被接进了一个豪华的大房子里。 狐狸都是聪明的,他也不例外——他听得懂...

  • 期待

    秋风微凉。 漪年呼了口气之后调整了一下脖颈上围巾的位置,让它能够更好的保护自己的体温。他不知道已经多久没有和其他人联系了,他换了卡,原来的卡被他...

  • 骨龙维克托死亡戏

    骨头崩溃析离的感觉清晰无比,甚至能够感受到骨头一点点碎裂,然后化为凿粉,消散在夜风之中。 出乎意料的,没有恐惧,没有绝望,更没有惊慌失措。 ‘其...

  • 咖啡因(下)

    次日的墨漪醒来已经是八点,离上班时间仅有半个小时。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手机,依然悄无声息的毫无动静,就如同他死了一般。 起身,洗漱,换衣服,穿鞋。...

  • 咖啡因(上)

    墨漪又开始喝咖啡了。 无论是蓝山,还是拿铁,还是摩卡,甚至连他原来一点也不喜欢的苦哈哈的美式咖啡,他都来者不拒。 咖啡因真的很醉人,比起让人头痛...

  • 晴明雨上

    木雕流金,岁月涟漪,七年前封笔。 因为我今生挥毫只为你。 ——《清明雨上》 墨肆和李旭的初遇是在万...

  • 无。

    韶华倾负少年愿, 十指相扣共还家。 举案齐眉白头老, 一生一世仅一双。

个人介绍
咸鱼写手,写文靠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