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悬疑】雕风竹影(8)

    沈恒埋着头就往大门前走,小陈哥一口喊住他。 “你想怎地?门上贴着封条呢。” 沈恒闻声一愣,看了眼门上,忙又退回来,扭头问道:“那如何进去?” 小...

  • 【悬疑】雕风竹影(7)

    他话音落下,嘴角仍挂着笑,只是眼中冒着寒光,慑人心魄。 沈恒自能听出他话中威胁之意,诚惶诚恐地点点头。 小陈哥甚为满意,敛去抖狠气焰,玩味一笑,...

  • 【悬疑】雕风竹影(6)

    小陈哥这才反应过来,不禁勃然大怒,发狠道:“直娘贼!小爷费这半天口舌,你全当了耳旁风么?” 听他骂的粗口,像是吴苏口音,莫非,不是本地人?沈恒低...

  • 【悬疑】雕风竹影(5)

    小陈哥听得一愣,看沈秀才满脸至纯,猛然爆笑,差些背过气,好似听到什么滑天下之大稽的趣事。 沈恒见他这般夸张作态,有些莫名其妙,问道:“你笑什么?...

  • 【悬疑】雕风竹影(4)

    “沈恒毋宁一死,也绝不行有辱门风之事,你这满嘴龌龊,休得再言!” 沈恒也醒得些事,知他是要撺掇自个去做那不知羞耻的小倌儿,顿感斯文扫地,全不管这...

  • 【悬疑】雕风竹影(3)

    “沈秀才,你书读得多,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道理,自是无须陈某一介粗人来嚼磨,怎得就为了些许铜臭,死撑这皮肉之苦,竟全不顾圣人教诲了?” 小陈哥阴...

  • 【悬疑】雕风竹影(2)

    邋遢汉子挪着步,朝他这边走过来,目露凶狠。 挨得近些,越是感觉此人可怕,沈恒本能地后退到门槛内,伸手去拉门闩,想关上门。 可还没等手触摸到门边,...

  • 【悬疑】雕风竹影(1)

    沈恒毕恭毕敬地,朝父亲的灵牌上了三炷香。 鞠过躬,他抬眼看着青烟缭绕后的灵牌,心中五味杂陈。 父亲过世,不过月半,他的生活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

  • 遗失的爱

    枷锁下的爱慕 暗里吐露 垂眼怕见远方 又生情愫 渴盼一顷偷欢 望而却步 回首已为人妇 惆怅满目 余生匆匆掠过 恨不得见 来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