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
    一名理科生咋成了码字儿的?

    雨天。这样的雨天,满地的水花儿溅出的是零零杂杂的记忆。 也是这样的一个雨天,我拜访了李昕老师。三十余年了,她老人家没什么变化,变化的只是更加清矍...

  • 120
    红糖二姐

    红糖二姐,既不是排行老“二”,也不是年长的“姐”。 红糖二姐是个有文化的人。有文化不单指其学历有多高,更多体现在为人做事上。 最早结识红糖二姐,...

    0.1 431 2 6 2
  • 120
    风来厚朴香

    厚朴是我的笔名。好多朋友问我为什么起这样一个笔名,这件事说来话长。 对厚朴最早有印象,还是多年前读叶广芩的小说《黄连·厚朴》,其中写道:黄连、厚...

    0.6 1362 10 7 7
  • 晓望二龙山

    庄生从不讲自己是庄子的后代,却有闲淡清雅的性情。 庄生算是我的莫逆之交。一袭灰布衣,长发绾马尾,极有个性。年长德高,性嗜游山,是游历遍及祖国名山...

  • 120
    端午的火棘花

    端午,随处粽香。 初夏的季节,却是炎夏的热度。沿路慢走,闻到一阵似曾相识的味道。循香而寻,却是看到一丛丛似曾相识的绿植,是平时并不太关注的火棘。...

  • 120
    案头的菜根儿

    案头放一略作修剪的白菜根儿,置于快餐盒内,时加清水。初时两寸长的余叶紧箍,羽贴翼收;三五日渐次伸开,伞张凤展;七八日开出米粒般的花枝,顶黄叶碎;...

  • 120
    蔷薇墙下低头过

    午后略感烦郁,久不能释。遂推案离座,出门走走。淡雾未散,轻风仍柔,驻足之处皆为风景。柿叶莹透,李叶黯紫,槭叶火红,樱叶浅翠。绿阴下走走停停,不时...

  • 120
    采莲南塘秋

    近日国际友人到访,畅饮之余,总要聊点什么。其人对中国传统文化极感兴趣,可交流明显障碍重重。比如,对阴阳的阐释,对儒释道的理解,对孔子曾子子思孟子...

  • 120
    细雨骑驴入竹林

    近来写字,常乱涂陆放翁的《剑门道中遇微雨》: 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消魂。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 对这首诗一开始的印象是张扬着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