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容器

    对于那个女人,我知之甚少。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在一起。 人是社会性动物,需要交流或爱抚,身体及心理上的触碰,与他人产生某种联系,又或者说需要他们来为...

  • 老人

    老人一手支着沙发扶手,缓缓地欠起身,由于用力使得胳膊不住地打颤,可屁股刚离开坐垫就又跌坐下来。反复了两次,才勉强站起身,佝偻着背,一点点蹭到厨房...

  • 石像城

    我的对面坐了一个女人,眉宇间透着些许英气,栗色的长发随意地束在脑后,上身穿着一件宽松的深蓝色半袖,露出突兀的锁骨,上方坠着一枚用黑色皮绳串着的戒...

  • 母亲说,小手抓宝,你的手这么小,一定会命好。 最近她时常望着自己的手出神:长久以来,这双手到底抓住了什么——先是错过了爱情,后来弄丢了婚姻,就连...

  • 纸船

    有那么一刻,她突然被一种强烈地虚无感扼住了喉咙:过去的已然不复存在,而现有的生活又仿佛能一眼望得到尽头。 想到这里,她简单收拾了下行李,赶去过车...

  • 蝴蝶

    我在酒吧遇到了一个奇怪的男人。他告诉我说,他所喜欢的女人,最后都变成了蝴蝶…… “说谎,人怎么可能变成蝴蝶呢?” “可是,真的都变成了蝴蝶啊……...

  • 贝壳

    我坐在海边的长椅上,看海浪一层层地涌上沙滩。此时已是冬至,老家早已大雪纷飞,而此地却阳光明媚犹如春日。 这里是母亲年少时生活过的海滨小城,一个挤...

  • 喂……

    你站在来往的人潮中,面前晃动的是一张张黑白色的面孔。你是这杂乱的流中唯一不变的点。不同于突出河面的石头分开水流,人们毫无自知地穿过你的身体——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