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读《传习录》第三十一天

    今日,我读《钱德洪跋》,也是月读《传习录》的最后一天。 回想这一个月的时光,有初读的惶恐忐忑,有其中的恍然大悟,也...

  • 读《传习录》第三十天

    今日,我读《传习录》之黄以方录第二天。 诸公在此,务要立个必为圣人之心,时时刻刻须是一棒一条痕,一掴一掌血,方能听吾说话,句句得力。...

  • 读《传习录》第二十九天

    今日,我读《传习录》之黄以方录第一天。 我解‘格’作‘正’义,‘物’作‘事’字义。 先生不同意先儒所解释的格物为格天下之物...

  • 读《传习录》第二十八天

    今日,我读《传习录》之黄省曾录第三天。 学问也要点化,但不如自家解化者,自一了百当。不然,亦点化许多不得。 学问如此,任何事情都...

  • 读《传习录》第二十七天

    今日,我读《传习录》之黄省曾录第二天。 读了先生这段话,心里甚是欣慰,很多事都可以释怀了。道理本来就有厚薄,这是良知上自然的道...

  • 读《传习录》第二十六天

    今日,我读《传习录》之黄省曾录第一天。 黄省曾,即黄勉之,字勉之,号五岳。江苏苏州人。王守仁学生。 问:“‘中人以下...

  • 读《传习录》第二十五天

    今日,我读《传习录》之黄修易录。 黄修易,即黄勉叔,字勉叔。 初下手用功,如何腔子里便得光明?譬如奔流浊水,才贮在缸里...

  • 读《传习录》第二十四天

    今日,我读《传习录》之黄直录。 黄直,即黄以方,字以方,江西金溪人。嘉靖进士。明中期学者,诤臣。曾经问学于王守仁。 我...

  • 读《传习录》第二十三天

    今日,我补读《传习录》之陈九川录。 昨日诸事繁杂,故而没有完成作业,是月读《传习录》以来的第一次,心里很是惭愧。今日读到先生的《黄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