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001 蝉鸣&盛夏

    001蝉鸣&盛夏 “少年蝉鸣和少年盛夏出生的时候,他们的母亲正坐在街口老槐树底下,老刘开的糖水铺里喝橘子汽水儿......”她对面的男孩儿放下手...

  • 2020-09-30

    类完美犯罪 (一)问讯 “请你说明一下那天的采访的情况,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本来应该是你主持的?” “是的,原本是这样的。你们后来看到的采访,那...

  • 120
  • 泊野

    葡萄酸了 东明这座城市时常给人的感受就像这个城市里随时迎面而来的野风一样,零落又出其不意。因为常年杂乱无息的风,嗅觉总能在空气里轻易扑捉到一股混...

  • 王尔德:没有什么值得知道的事情是教得会的

    2017年是在我无数次和自己所喜欢、欣赏的大V们站对立面中度过的,撕逼数次,恶语未果。这或许是我必经的一条路,见自己,见偶像,见自己。站在自己...

  • 为什么我们需要较真 比方说我经常无故被淘宝卖家通知修改评价这件事情,当然事出有因通常是有故事的。我想说的是,我和大多数想的可能不一样,我选择强硬...

  • 我为什么不转朋友圈疯转帖

    我为什么不转朋友圈狂转帖 我知道朋友圈盛行的不转不是中国人帖,死人帖,医疗曝光帖,个人血泪史帖,经验帖.......这些铺天盖地疯狂成长在中老年...

  • 120
    快雪时晴

    下雪了。 还是怀恋胖胖的陈真老师在妖风遍天的下午,聚一帮等他的人来上课,讲中国美术,讲西方美术。长长散散,期待十分。他讲的粗犷却不粗俗鄙,随性却...

  • 寂寞是无处安放的期待

    有过一段时间,疯狂的依赖午夜电台的情感档节目,那里有无关于己的情动故事,有翻来覆去的辗转琢磨,有零零碎碎的故去记忆。在午夜电台里,有无数种...

个人介绍
见怪还怪的丑八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