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南墙

    也许我真的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那种人。 QQ空间里,有人抱怨蚊子多,有人伤怀最近的阴雨连绵,有人为一顿聚餐心情大好,屏幕里充斥着密密匝匝的小确幸...

  • 无方向之陈述

    到底我是在后悔什么呢? 后悔一意孤行地要在第二轮筛选中挽回脆弱的尊严吗?后悔倔强地选了个爸妈都不看好的专业?还是,后悔高考那次几乎是投机的幸运或...

  • 遊戲

    其實很多時候,我們不自覺地在遊戲。遊戲的迷人之處在於,你無法從中看出任何現實意義來,可它卻能給人以一種現實無法帶來的、越界的樂趣。 我已堅信,這...

  • 超脫即是天堂

    我想,喜歡黑暗的人,不是喜歡不好的東西,也不是因為天性猥瑣。人類社會最擅長做的事情,就是把一項項罪名安在不合常理的舉動上,而它們,僅僅只是不合常...

  • 七月,風吹日曬

    去年這個時候,我懷著一肚子心事,拉下臉面對每一個人。在身旁的,不在身旁的,都像是在故意地惹我生氣。靠在滾燙的公交車窗戶上,我感覺自己好似七月下的...

  • 那種感覺又來了。 寂靜,憋悶,焦躁,像是一層薄薄的冰,覆蓋在隨時可能爆發的盛怒之上。無能為力,無以消弭,我把它叫作「歇斯底里」。 它是情緒的呼吸...

  • 一切有無的失蹤

    生活中總有那麼一刻,一切有無消失於空寂。之前所篤信的,成了馬賽克;之前未曾想過的,忽而近在眼前;之前覺得不可理喻的人,忽然變得可以溝通。到底是這...

  • 不存在的我

    萨特否定潜意识的存在。我们所有的决定都是我们在清醒状态下作出的,因而我们必须为自己所有的行为负责。 这真的对吗?当你一出生就是农民的孩子,当你有...

  • 去往陌生

    刚来这个伦敦的夜晚,荒凉得让我颤抖。 玻璃幕墙外的水汽,一下凝固了从午夜航班带出来的疲倦。人群纷乱而紧张地朝海关行进,我返回舱门去叫她,那个举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