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吃.活

    他再次抓起纸巾擦唇角,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瞥见纸巾上干涸的鲜红,他满意地笑了笑。 食物,是能量的来源,口腔内牙齿咀嚼,在舌头周边细腻地滑动,渐渐成...

    0.1 26 0 1
  • 2020-04-28

    香气道斫丧,岂知粉身苦。辛冠一奇绝,休怀为杀身。

  • 一个梦

    昨晚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夜,水榭,妖怪,满满的浮世绘风情 若是往常,就又要谈谈文化意识,文化侵略了,不过今天就单纯谈谈那个梦吧: 世界是夜国,光并...

    0.1 25 0 1
  • 走开

    一 “记住它,在那座铁塔上,默念三千遍就能实现你的愿望。” 二 “我每晚都在担心自己会不会突然不见,担心久了反而成了期待。” 三 “我见过你,你...

    0.1 26 0 1
  • 恶人

    他离死不远了,在他那副实质的身躯里,我可以看见他虚幻的灵魂在瑟缩摇晃,那是飘渺的摇晃。 看他落到这个下场,所有的人都快慰不已,在明天,这里就...

    0.2 77 0 3
  • 救世

    来到乡村十几天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个传说中的怪人、疯子。 他的头发留在脑后,长、干枯,缠结在一起,如果不是为了眼睛能看清前路,我相信他结成...

    1.8 160 2 5 1
  • 神降

    一、 人与鸟 宏伟的城墙上刻满了图形,墙根处站着一个男孩,男孩约有十三四岁,这是个好年纪,好就好在人们往往会将这个年龄段的经历忘记。有的人知道你...

  • 2019-11-29

    于漫长的灰暗诞生之后 我一直在思索 我所处的 是一条路 一个交叉路口 还是无数条线汇交的原点 我时常 真的 时常 向太阳抛出一个接一个的问题 而...

    0.1 32 0 3
  • 无妄

    那天我坐在咖啡馆里小憩,一个陌生人毫无预兆地坐到了我的面前。 起初我以为他打算与我拼桌,可在我的视线范围内就摆着数张空无一人的餐桌。 “莫...

    0.1 51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