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废土匪肆:剑男春

    春。 尽管抽烟喝酒还留着莫西干头,但他知道且坚信自己是个好男孩! 在经历过“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啥?”的素质三问后,春理智而丧气地摸了摸自己的...

  • 120
    琅琊令之别离丨欧阳芙蓉

    【楔子】 她出生在凡城,自幼就被狠心的父母所遗弃,垂死挣扎下的四月四那天,唱戏的欧阳师傅把她捡了回去。 师傅对白居易的诗着实喜欢的紧,给她取名那...

  • 120
    琅琊令之来者是客丨有朋自远方来,非奸即盗

    前奏: 午后的永乐街显得有点冷清,打个极有存在感的喷嚏都能把午睡的孩童吓醒,但稀稀松松中倒也不失富性。 应是因为战事,早已习惯安逸的人们终究是无...

  • 120
    琅琊令之英雄无名丨这个杀手有点冷

    凡者惊羡,武者乏趣。 江湖的江湖永远都是那样的有生气。 武阁,坐落在永乐街西北处的角落,身为一座两进两出的宅院,高雅、冷清是它立于繁华之中唯一的...

  • 【古微】两则:花虽好,夜更魔

    1.花好月圆夜,情动烛羞灭。 轻抚着丝绸般的肌肤,燥热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多想就这样相守一生,天天腻在一起,慢慢陪她老去。”他幽幽地想着。 ...

  • 120
    古风丨东北望,北师现;聚精兵,驱丘蛮(中)

    东北向,帝都-牙尹边境,晴。 “没有经受过寒流、饥饿、贫穷,你的血液里、甚至你的骨髓中就不会、也不可能孕育生长出不遂天的抗争。”他顿了顿,回头看...

  • 120
    琅琊令之故丨吾把越穿;汝把言欢!

    正红朱漆大门的顶端,悬于一块黑紫木匾,其上题曰:情冢居。 匾下门前,左立石麒麟,栩栩如生下却说不出的威严;右盘老槐树,根深蒂固中也看不出经年。 ...

  • 解也忧,忘也忧,佛祖笑我太风流

    朝阳林中寺,草青山上鹰。细雨润无色,路人叹晚行。 初秋之晨下起细雨,山涧小路隐约可见几人上山行。 而青山寺内,一如既往:老僧念经,公子眺景。 老...

  • 多情公子亦有情(终)

    永乐中街,人群边,三匹铁骑列居前。 来者一前两后,三人情冢居外默默而立,笔直的身躯说不出的英气。 逼近七尺的魁梧体型上,皆披玄甲银衣,左手紧握放...

个人介绍

我可以无趣,但不能无知!

我不止在写作,也在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