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青色的城

    在我四十五年的生命里,唯一和“呼和浩特”这个词的交集,是初中时有个同学从呼市转学而来,我一直以为他是来自神秘的大草原。几天的呼市之行后...

    0.6 92 2 1
  • 120
    母亲节里话母亲

    没有母亲的母亲节总是很难过的。 诗人海桑说:“如果你高高在上做官了,如果你头大腰粗发财了,就会有人和你套近乎有人和你攀亲戚,...

  • 120
    假日品茶杂想

    今儿喝的茶,都是上好的白茶,但好茶也分着三六九等,最好的是白毫银针,然后依次是高级白牡丹和普通白牡丹。如果不放在一起喝,恐怕大多数人是品...

  • 120
    笑春风

    日子静静溜走, 花悄悄地开, 快乐在心里发了芽, 风的眼光是热的, 花儿低了头, 风笑了,花儿也笑 笑容是痴的。

    0.3 21 0 2
  • 120
    家传美食

    每个家庭都会有那么几道独特美食,能让自己的孩子即使七老八十想起都会流口水。 我们家餐桌上有一道茄子煲疙瘩汤,就是当年父亲常常给...

    0.4 51 0 3
  • 120
    孩子,谢谢你

    天暖和了,家里的白眼狼又都出窝了,有的南下,有的北上,留给我们或高大、或娇小的背影,留下一群算不得老、也不能说小的爹娘,守着偌大的空荡的...

  • 120
    儿时的冬天

    转眼大年初十,又丢了一岁,时间和我明算账,可我从来不和自己的人生算细账,因为除了时间,世上其他都是一笔笔没地儿说理的糊涂账,也没有永远一...

    1.1 30 0 2
  • 120
    有“包浆”的女人

    人到中年,养出了皱纹,磨好了心性,仿佛盘了多年的老物件,没了贼光,有了包浆,那才叫一个珍贵,不过可惜只有懂行的人才知道。 昨天和...

    0.1 724 2 2 1
  • 120
    生与死

    先人们的节日里连老天爷也总是很悲伤。这个寒衣节,突然刮起很大的风,呼呼的,好像天在呜咽,温度也骤降,我便穿了厚厚的羽绒衣去给父母扫墓。把墓...

    0.4 86 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