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喵!该死的宇文

    喵!我是嘿嘿,实在忍不住了,要骂一骂宇文。 喵!要不是丫的救过我一命,恨不得咬死他,都懒得骂。 喵!这些天就见他一个熟人,还爱理不理,水也不好好...

  • 那些人儿

    那些花儿,开了又谢;那些人儿,来了又走。 我来到知无知的第一天,是参加一个诗会。第一个遇见的知无知的主人叫辰子。她也许好看,忧郁,又沉静,颇像极...

  • 雷雷的母亲雪霞

    雷雷一回到乡下,就变成了雷雷,而不是其他。 雷雷一下大巴就给母亲打了电话,害得母亲在路边等了很久很久。 雷雷的母亲叫雪霞,多么美丽动人的名字。雷...

  • 深夜开蹦蹦的大妈

    夜深了,天也凉,出去浪荡,晚归打车难,还好遇见了“蹦蹦”。 凌晨都要1点钟,这个时段还在拼命与出租争高下的该是有多么地缺钱而辛劳万分呢! 我在路...

  • 120
    宇文方水

    宇文方水 宇文方水,西安知无知艺术文化空间总经理、一方水电子书品牌创始人、宇文古旧书品牌创始人、“宇文家面粉”品牌创始人,毕业于长安大学,曾就职...

  • 120
    “猴子”宇文

    谁都不知道,宇文一直以来有个外号叫“猴子”。 也不知道上小学的几年级,最要好的几个朋友还拜了把子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叫开了“猴子!猴子!”。而我竟...

  • 风雪中的乞丐

    某日,有风,亦有雪,千年小寨,古都长安。 春节过后的喧哗与浮夸仍在,青年的衣衫比往常都要靓丽了些。 万邦书店和知无知文化空间借着开春也添了不少的...

  • 过年记事(二)

    过年,除了饕餮的盛宴,还有亲人的聚散。 亲人间有近亲的探望,也有远亲的拜访。 大年初一拜完年,我就在家里等待着了。因为三个姑姑要来,而这一天是小...

  • 120
    静悄悄地走——怀念林清玄

    人是一定要走的,或早或晚。人走的时候,有的轰轰烈烈,有的却是静悄悄。 早上不是醒来的,是被同事电话给叫醒的。本来想继续睡个回笼觉,谁让天这么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