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六、他的愤怒

    夜幕悄然而至,永璂玩累了便睡下了。如玥帮他掖了掖被子,看着他的可爱的睡容,不由自主地笑了笑,眉宇间尽是柔情。 想起他今日说要学武保护额娘。内...

  • 四、见永璂。

    一连几日,皇帝都歇在了延禧宫。而如玥也因为这几日的病免了宫中妃嫔的请安。景仁宫一下子冷清了许多。那日皇上甩袖离开的事早已人尽皆知。一时间皇后失...

  • 三、清醒

    梦里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不断地扯她进入黑暗之中。 又是那两个声音在黑暗中不断纠缠。 “你怎会如此歹毒!你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娴儿了。” “皇...

  • 二、重生

    身体,摇摇欲坠。终于要撑不下去了。 她迷迷糊糊醒来,头是眩晕的。 “我在做什么?”她低头,再抬头。宫殿的匾额上龙飞凤舞着三个字“养心...

  • 一、浴火

    “是你逼我的。为什么?为什么要和我作对呢?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要你死!要你死!。”几欲疯狂的声音。 火。 熊熊的火焰似贪婪的恶魔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