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
    九月之门

    九月之门 我 和我彼此保持缄默的温度 七月如萤火滞留发间 梦 星辰都被岁月冲刷洗尽 这个八月是我再不能披覆的轻蔑 时光轻敛这身红衣的裙倨 越来越...

  • 七月,路过海棠花开

    世界太吵 敛其于心 我一直都是在路过 尼玛达哇飘零无数西府海棠 衮本贤巴林从未有我的足迹 我在等一个人间的惆怅客 此时已过六月初八 无人知晓社火...

  • 你曾说,十年后,老友依旧

    ____by 灰鱼哀莉写书人 迷茫的流年,失去的时光,我只不过是一个看不透红尘的人,我还在这渔歌唱晚的霓虹之中,埋着头,想着你... 林浮生遇上...

  • 去睡一个远方的你

    去睡一个远方的你 天蓝地黄 白云稀疏 你在念青唐古拉山上洗白了长发 松山之南 靖远渡口 我要去呼兰河舀起一碗乡愁 走过铁木 乌兰 桃花 屈吴 寿...

  • 120
    北葵向暖,玉楼向阳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那个少年在你的青春里盛装出席,或者是在你青春正当肆意诗和远方的年纪你选择盛妆出席,这些时光会变成波澜壮阔而可歌可泣的旧时光...

  • 从此以后,只有落花垂怜一段时光

    申城 从此以后,只有落花垂怜一段时光 by灰鱼哀莉写书人 原本,一场事故应该缄默于记忆的幽深长巷,埋葬于无人问津的沟壑,昨夜,偶然间路过一个自闭...

  • 《一月》组诗

    〈老男人〉 一月已宣判悲情归属十二月的雪 扫雪人还在梦里流浪 那是青草弥漫的山头 老男人赶着落霞和驴 羊和白云交给孩子们放牧 在这个山头他就是王...

  • 遇见

    ——灰鱼哀莉写书人 从桥上走过 油纸伞荡漾茉莉花香 泠泠细雨穿过幽深长巷 寻觅又寻觅 屋脊上的泪滴从树的指尖滑落 青石板上盛开一朵朵幽怨 在这个...

  • 120
    曾有一颗星辰以我为名

    by灰鱼哀莉写书人 他从她的世界里路过,恍惚如梦,却终究只能是梦一场。勒石记功的少年孤独漂泊流离,而她在岁月里辗转迁徙寻找属于她的栖身之所。 人...

个人介绍
爱好诗与远方,因此经常写诗个一些文字,以此证明自己的灵魂没有浑浑噩噩的苟延残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