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归兮

    再次拖着箱子夜归小破火车站,她的心情仍旧是复杂抑郁。不知道是第几个深夜这样独自一人归来,再添些淅沥寒雨,夜魔作祟得有些让人恐惧和讨厌。不...

  • 疼是阳光

    当蛮的出生因为性别差点被送人,是他的喜爱挽留了下来;当蛮小时候生大病难受痛苦,是他用拉碴胡子逗她开心陪她打针无微不至地照顾。那时候记忆里...

  • 咿咿呀呀四五六月串一起

    从四月底为了正大初赛连夜赶ppt到拖到快六月中旬才结束的正大杯,我没有太多理性地思考,感性偏多。说是队长,其实我常常做什么事心里也没什么谱。只是...

  • 小村忆

    家里的一切是如此静谧而又缓慢。我依靠着老椅,在翻修多次仍是破旧的三楼楼顶沐浴着春末的太阳,看几米开外那静站新抽嫩芽的老树,听耳旁小树林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