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晚间日记

    今天中秋。 今早我没赖床,其实我没赖床习惯,也并不喜欢赖床。 三天小长假过得浑浑噩噩,没做得什么事。 一直在盘算去走访亲朋好友,但深感手头没什么...

  • 120
    杂草疯长

    夏至来了,也是植物疯长的季节。 我的茶地也不例外,如图 这哪里看得到茶苗的影子? 没办法,这就是现实。

  • 端午随话

    今天端午节。 女儿在学校未回家,依旧没联系,连个电话都没。 我早已习惯,大家心知肚明,各忙各活。 五一放假,她提前与她妈联系,准备回家,被我劝留...

  • 长期主义

    “长期主义”这个词现在很流行。 人是高级动物,但及时行乐,即时满足是人的本能,但若思维中植入“长期主义”的概念,则人们多会选择延迟满足,这也是人...

  • 熬夜

    今晚熬夜了,刚回县城的家。 熬夜的原因,在老家村庄的人看来一定是疯狂和奇葩的,——戴头灯给茶叶地除草。 今年刚植茶苗的几块地,时间不长便杂草丛生...

  • 迟归

    今晚回家挺迟的。 今天轮我防火值班。 早起后依旧烧开水、吃早餐。 今早没烧饭,冲芝麻粉再加些牛奶作早餐。后便收拾物品骑车去单位值班。去单位鉴到前...

  • 120
    锄白菜

    老家门前池塘周边的零散地两块已全部种上茶叶。茶苗是就地取材,都是老茶树籽落下发芽长出仅一年不到的苗。虽然很小,毕竟都移栽到阳光雨露充沛的地里去栽...

  • 岁末与年初

    时间匆匆,转眼已是2020农历年末,今天已是腊月二十六了,再过四天就是除夕了。 岁月无痕,转眼已是2021阳历年的元月份飞奔远去,今天已是202...

  • 时光匆匆,忽忽地一年就过去了。 似乎感觉一年来没做啥事。年初立的flag也已忘到九宵云外,自己也已羞于再去检视,自己也就这么轻松地原谅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