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冬至

    长风送檐烟,流云胜白雪,青阳莹莹漫山眉,一川酿破九天垒,枫叶窃酒醉。 亚岁易却阙,经年难离别,惟将情语对群鱼,茕茕望断麻谷影,魂思欲归随。

  • 120
    二十四分之十一

    轰鸣欲飞 白色厂房的翅膀抖动了十余年 从第一个年轻人,心中长出的血淋淋零件 到望不到头的颠却沧溟,呼啸而去 带着破如棉絮的灵魂 七彩闪耀的珠宝,...

  • 120
    二十四分之十

    轰鸣的,推过 一茬一茬,一天一天 黑色胡子长出的坚硬 是没有欲望的程序被写进毛囊 苍蝇不愿立足之地 刃收割笔直枝干 听到,哗哗的倾倒声 没有一丝...

  • 120
    二十四分之九

    黑色的潮水 漫过死亡线的 初阳剥开皮囊 安详的面庞下,魔鬼在此熟睡 烈烈火球里有最阴翳的凉棚 一个赤裸的人 流银的月光下无处躲藏 啊,谁读了一首...

  • 120
    二十四分之八

    天空,彩绸缝补的破碎云层下 月光灼烧着雪花 白猫行走在古老赞歌 种子扯破皮囊,它被歌声涂抹的越发激昂 蚯蚓安抚自己将身体斩成九断,逐个亲吻 黑色...

  • 120
    二十四分之七

    二十四次,桂树重复年轮 月亮的圆缺 丢失的被散落成星辰 慢慢聚拢成圆 二十四次,灵魂不增不减 孤独生生不息 死亡于重生开始 无止的白夜交替 二十...

  • 120
    二十四分之六

    我在希望来临之前死去 听不见 ,知了被欺骗的叫骂 正午 ,疯狂生长的庄稼 有人割断他们的身躯,夕阳里 这是我不知道的 拿刀的被写进颂章 悬在山尖...

  • 120
    二十四分之五

    历史飞跃地面,挤进字节 无数个我回忆 培养皿在子宫进化的终点 祖先的那只花斑猪,越过遥远的星河而来 它是唯一的外星生物 我身体里万千生灵游曳 于...

  • 120
    二十四分之四

    濒临灭绝的猫,只有一只 黎明到黄昏的啼哭声吵不醒 睡在夜或梦里的 一个我在两个世界 老鼠说:夜和梦不在同一个床上 濒临灭绝的猫,只有一只 拍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