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逆爱

    那年我十七岁,三月份开学的时候就分了文理班。下午就要分班了,我拿着那个文理分科单犹豫不定。文理科学得都一样,而且喜欢程度差不多都一样,怎么办?问...

  • 120
    輕淺流年,落字為暖

    青春是年轻的战场,也许永远回不去,但不会散场! 也许不会再看见,那些青涩的时光。 心若在,梦就在,但一切不可重头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