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我走在路上, 放下打包的晚餐甩甩臂膀, 拎起来看看塑料袋破没破汤有没有淌。 我走在路上, 一群野狗忽然拦在我前方, 我慌张着捡起了一根棍棒。 我...

  • 写在岁末

    前几天得空参加了一趟同学聚会,大家约着一起去ktv唱歌。在包间里居然见着了平日里忙的根本约不动的A和根本约不出来的B。A见着我便拍拍座位...

  • 大多数时候写你都在夜里, 白天光顾着描脸上的皮, 一天下来闷在面具下的遗憾就发炎了。 若是我不去碰它,它又旷日持久不经意的痒, 一旦碰它,情绪又...

  • 万般皆由命,半点不由人

    开怀欢愉之后的夜晚总是冷的特别快,尽管脑袋里还残留着些刚才酒桌上的痛快。 其实也不想无病呻吟些什么,就偶然看到你发的照片,笑的挺...

  • 曾闻荒芜的地狱里也能盛开绝美的彼岸花, 它怒放着五百年的炎凉与辛酸苦辣, 我猜它定是坠着狠狠的血红色的花卉 散发着浓烈的催人泪下的芳华。 我想问...

  • 无眠

    夜晚是个恶魔, 多少次它把人从睡意中狠狠地拽起, 用它漆黑无垠的眼眸死死地盯着我们, 看着我们用眼泪复活各自心底死成最彻底的人, 它缝上你的嘴,...

  • 稻草人

    我是一个小小的人, 没有慷慨大方的灵魂。 没有你们入木三分,力透纸壁写下的热泪盈眶, 也没有你们摘发为毫,蘸血为墨写下爱的深沉。 我只是静静的悄...

  • 荒凉

    二十几岁的荒凉, 是记事本。 除了能在扉页写下自己的名字, 余下的全是空白。 二十几岁的荒凉, 是宇宙。 大到仿佛我从没来过, 又小到仿佛容我不...

  • 远航

    我将要去远方, 没有悲歌也没有荡气回肠, 只是捕蝉的孩童追逐声烈的方向。 我将要去远方, 没有牵挂也没有明日花黄, 只是河湾的涟漪渐向江海的涌浪...

个人介绍
一个热爱文学的工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