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迟到的2019年终总结

    今年五月份以前,我还是个无所事事的全职,每周抓心挠肝地为了写帖子想主题,做了一堆乱七八糟且没有意义且没有用的工作。从五月份开始,两位伙伴突然离职...

  • 从天黑走到天明——我的名字

    我是一个女生,我的名字叫赛楠,一个非常具有两性对立特征的名字。 赛楠,赛男,赛过男生。 讽刺的是,这个名字,是重男轻女的奶奶给我取的。 奶奶的重...

  • 一个社畜的自我修养

    社区医院医生诊断是疖肿,医生让我输液,最少连输三天,考虑到周末上课无法请假,我就拒绝了输液。今天早上起来疼痛难忍,又去了省医,排队俩小时,就诊两...

  • 把房子给儿子不给女儿是重男轻女吗?

    昨天刚回家,老妈谈到隔壁有两个女儿的邻居,不无羡慕地说:看看人家过得多舒服,不用想着给儿子买车买房娶媳妇,想吃啥吃啥想喝啥喝啥。 我一听这话,立...

  • 这位同志,让我们把纯洁的革命友谊升华一下吧

    大年初三夜里十点半,恼人的电话铃声吵醒了刚刚睡醒的我,摸出手机一看,陌生号码,随手挂断,翻了个身,谁这么讨厌,大半夜的扰人清梦。叮叮,短信到了的...

  • 农村最可怕的是什么

    前两天跟我爸关于我弟上学的问题吵了一架:老二今年中考,加上体育实验总分343,距离高中录取分数线差一大截,但勉强过了建档线,也就是说只要愿意掏钱...

  • 允许自己不快乐

    其实我们这代人,很多是没有退路的。感到失败和望不到头的时候,没有那个外界默认的“避风港”。不会觉得“就这样回家好了”,回到那个有爸爸妈妈的屋子里...

    0.2 39 0 1
  • 老少之争【你说啥就是啥,反正我不听】

    早上来上课,等电梯,碰到一堆娃以及送娃来上课的家长。有个小姑娘,长得特别漂亮,乌黑亮丽的头发被妈妈绑了满头的小辫儿。 家长乱七八糟地闲聊,小姑娘...

    0.2 31 0 2
  • 没有伞的孩子,没资格为了理想而工作

    暑假备课上课期间每天睡眠时间不足五小时,在爆炸之前终于一个班结课了。 听到有人说我这么辛苦也值得,毕竟钱多嘛!我就来气。 挣钱是核心需求,但不是...

    0.2 26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