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随便写点什么

    有几个月没更文了。倒也不是没再登录账号,只是没写字的心思。最近一直阴雨连绵,整日看书娱乐倒也无聊的很,写点什么吧。 比较意外的是,之前写的几篇文...

  • 读书

    初三那年,有一段时间,感觉复习到了瓶颈期,成绩波动性很大,复习效率很低,甚至为负。整个人很迷茫,经常上课走神,对老师的关心也十分抵触。后来,索性...

  • 生活的恐惧与迷茫

    许久不更新文字,确实是自己懈怠了。不过,简书我是一直有打开看的。倒不是要为自己开脱什么,反正写字也只是自娱自乐罢了。每次想写点什么,题目拟好,下...

  • 一个人的诗

    有的人问,到底什么样才是最好的年华。我想,大概是你最想写诗的年纪。 虽然不敢打包票,但是十有九人都欣赏不来诗歌,更别说自己写诗。诗,有时候就像艺...

  • 地下室的图书馆

    我高中时代,学校气派的行政楼下藏着一个非常古旧的图书馆。里面的藏书,半数以上印刷出版日期都在上世纪,甚至你会在许多借来的书中发现夹杂着的十几二十...

  • 澡堂里的男人

    开笔之前,必须要和各位读者澄清,我绝无偷窥别人裸体的癖好,尤其是对同性的身体。穿梭于澡堂的时光,也如同那记忆中的剃头匠、走乡串巷的卖货郎一般久远...

  • 理发恐惧症

    说来奇怪,我一向是个胆子很大的人,至少一个人走夜路是不怕的,却对理发心存恐惧。对于那些理发店、发廊也是敬而远之。即便头发长到不得不剪的地步,也是...

  • 姑娘 你听我说

    一 姑娘,你听我说。我不知道你在哪儿,不知道你过得怎么样。我甚至无法回忆起你五官的模样。我也许多年没有再梦到你。第一次听到卡带里陈奕迅唱的《十年...

  • 攒钱

    几乎每个人的童年都有一个零钱罐,零钱罐的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就是把日子过得细水长流。小小的罐子藏着许许多多的故事、秘密和回忆。 存钱这件事对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