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给在琅布拉邦的你

    亲爱的元人:你好! 已经很久没有给你写信,想想,是自那次有关名字归宿的争吵后,我们就没再有过任何交流,就连一个电话,你也没给我打过。我也曾数次鼓...

  • 发酵

    我闻到了 有什么东西在发酵 月经 精液 口水 臭汗…… 外加一颗小小的山羊屎 它们装在圣杯里 不停地发酵 我看到了 有一群人 拿着尖尖的 去了皮...

  • 书的世界

    刚顺着一个友人的脚步去读了一篇有关书的出版过程,作者详细介绍了跟一本书诞生有关的那些人。非常详细,我也在这个文章中科普了不少东西,在此先诚挚谢过...

  • 遮蔽和解蔽

    突然之间,我又被一个理论所填充了。 跟以前一样,同样一个东西堵住了我的道路,前后左右,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就像每个电视台都不约而同播放同一部电视...

  • 平行宇宙——大荒漠

    我和月之间隔着一个暖黄色的小圆桌。月用手指轻轻触摸着白瓷杯的手柄,手柄弧度很优美,月就这么定定地看着,就像我看着她那双漂亮的耳朵时一样。 “有意...

  • “神”之降临——人在哪里?

    看到《你是大数据流氓,还是大数据傻逼》,于是想扩充一点。《你是大数据流氓,还是大数据傻逼》是从数据被利用的角度来评价大数据所带来的忧患,我想从大...

  • 由于某些你们知道的原因

    我记得最早知道简书,是因为当时招人正想着用什么样的招聘词时,一个同事把一句话转发给了我:“由于某些你知道的原因,简书正在迅速发展……”原话是否一...

  • 讨论

    咱今天也整一个评论员文章。 一直不怎么喜欢写这类文章,原因是认为自己所知还少。所以总想借故事来说点什么,我认为故事自身就能说明很多东西,而无需我...

  • 《一池秋水》 第九章

    你又哭又笑。你并不明白这是为了什么。反正心里面就有两种令你哭笑不得的东西反复纠缠着你。半个小时后,你继续前进。不知过了多久,睡意像天塌下来一样令...

个人介绍
在势不可挡的洪流中,我反抗着,我投入着。我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嗯,就是这么着吧。

已从“思舞者”改名为“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