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双手互玩神功

    我因为腿摔伤,在阁楼宅了快一个月时,迎来了第一个敲我房门的人。 是那个女管理员。 我以为是房门外垃圾的事情,之前的生活垃圾我会带下楼扔掉。腿摔了...

  • 苍蝇一分钟的生命

    我大学毕业那年,还没有想好今后要做什么。毕业设计的指导老师,给我们放了一个德国导演制作的小短片,叫《one minute fly》,中文翻译为“...

  • 不自由的自由职业者

    前面忘了说,我能够有伤不去医院不吃药,死宅着沉迷在影像和声乐世界里,同时老去思考一些没答案的终极问题,这些的前提条件是,我是传说中的SOHO一族...

  • 瞎猫、浪龟和宅女

    我摔跤后,整日坐在窗前,看着到处乱爬的独孤,不由得怀疑,它真的是一只巴西龟?龟这种生物,传说中不是要冬眠的吗? 为了迎接它的冬眠,我还早早地做了...

  • 被遗弃的独孤求败

    我第一次遇到“独孤求败”,是在阁楼的洗手间里。那时我从青旅搬到这个阁楼才三四天,洗澡时,看到它在门后,伸长脖子,一动不动地瞅着我。 把我吓了一大...

  • 生命好在无意义

    我曾在木心先生的《素履之往》中,看到一段关于生命意义精彩的表述:“生命好在无意义,才容得下各自赋予意义。假如生命是有意义的,这个意义却不合我的志...

  • 孤独的危险和无解的问题

    我以前其实也是个挺喜欢仰望星空的人。我性格太情绪化,过分关注自我,我渴望跳出自身的狭隘与局限性,去看到一个更广阔的天地。以前旅行的时候,会喜欢一...

  • 追星星的女孩

    天气晴朗时,我常开门去天台晒被子,倒不是因为爱干净,就是单纯喜欢被子晾晒后留存在被面上的味道,有时候趴在晾衣杆晒干的被子上,将快发霉的自己晾晒晾...

  • 窗里窗外的生活仪式

    每天早上六点多,我被从西南的那个窗子传来的嘈杂声叫醒。这嘈杂声,由楼下市井中的吆喝、讨价还价、相互寒暄声开始,到八点多时,加入了建筑工地叮叮哐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