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第十一节 燕礼风波

    繁复的流程结束,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接下来无算爵的气氛便活跃了许多。国君命司正将俎肉、脯酿等珍馐都呈上堂前,各自分发给诸卿大夫和士庶子弟。众人在...

    1.5 50 0 2
  • 第十节 饮至大典

    “太史操持饮至大典事务繁杂,想必也口干舌燥了,且饮杯浆水吧!”国君正在用午膳,看到史苏进门,便示意他不必行礼,并命人给史苏准备了一份膳食。 “典...

    0.1 37 0 1
  • 120
    第九节 武库风波

    “你不过是君上门前的一条狗,如何也敢来阻挠本公子?”站在武库门外颐指气使的,正是国君的弟弟公子平(字子舒,武族)。 “公子既说小人是君上的狗,自...

    1.9 59 0 3
  • 第八节 尘劳迥脱事非常

    从宫中走了一趟回来,却没有请到国君的召见,申生一听便十万个不乐意,硬是哭着闹着、吵着嚷着非要让小叔再进宫去。公孙枝连同父兄好生哄劝都没能劝住,倒...

    1.8 40 0 3
  • 第七节 一入侯门深似海

    却说公孙枝一大早就奉父命进宫代申生请求谒见,怎奈前来辞行的封君太多,国君应接不暇总也抽不出空来,便差了寺人带他先去看望晏如。 进到姬安人的院门,...

    0.2 39 0 2
  • 第六节 岁暮阴阳催短景

    离开富氏府邸,游余的脑中一片混沌。他回想着与富氏父子谈话的每一个细节,料想父亲大概也是因此事而感到愠怒。可细细想来,似乎又不是这么回事。 游余虽...

    0.2 75 0 2
  • 第五节 红绿锦衣满身披

    游余心中存有疑惑却无法开释,这一夜自然无法入眠。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思量了许久,决定还是先到富辰那里问个清楚,于是天不亮便穿戴了起来,让舆人驾了车直...

    0.2 43 0 2
  • 120
    第四节 使君是日忧思多

    听到国君问询,游余急忙上前请安:“问君上安!侄儿也是刚进来不久……” “怎么不坐呢?外面天寒地冻,又趟了泥水,怕是冻坏了吧?” 游余伏在地上不敢...

    0.2 47 0 2
  • 120
    第三节 问君行迈将何之

    辞别了小公子后,游余命舆人驾车直奔武宫而去。行至武宫两里外的积水巷,便见到了密密匝匝的人群。这其中既有随军出征归来的战士和力役,也有前来寻找故旧...

    0.2 71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