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他的梦想是北京

    地铁的门滴滴作响 像一个傲慢的人在赶羊 他囫囵吞了手里的包子 像是囫囵吞下混沌的人生 他的梦想是北京 他的梦想在北京 却不知道,有的人生来就在北京

    8.2 70 0 3
  • 那年缅桂正香

    父亲一生暴脾气,人到晚年却爱上种花。海棠、菊花、青竹……花样很杂。他每天起床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花搬到院子里,晚上太阳落山,又把花搬回堂屋去。 他弯...

    101.7 346 2 25 1
  • 120
    父亲的核桃

    家门口长着两棵核桃树,据说是父亲壮年时种下的,我八九岁时,小树与我胳膊一般粗壮,在院子前歪歪斜斜地长着,弱不禁风的样子。那时,并不期待核桃能结果...

    0.1 89 0 1
  • 英子的夏天

    金色阳光里,大片大片绿色蔓延开去,夏天的蝉弹着悠长的旋律。远处,开着各种颜色野花草丛中,一个小脑袋冒了出来。 英子甩着高高的双马尾一蹦一跳地走了...

    0.1 87 0 1
  • 120
    小别离

    南方清晨的太阳还不算热烈,一道光从帘子里透过来。 熟悉又遥远的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慵懒,“桃,起床了。” 起床,洗漱,上课……第一节应该是高数吧,作...

  • 我在午后做了一场梦

    小时候,总是不大爱睡午觉的。 但每回午饭后,父亲抽了一根烟,回房午睡去了,电风扇吱呀吱呀地响;母亲在家做手工活,地上总是铺着一张席子,上面是各种...

    0.2 200 0 4 1
  • 120
    蛮姜豆蔻相思味

    我讨厌生姜,若是吃饭时突然见我眉头紧锁,神情凝重,必定是不小心咬到生姜了。每当这个时候,母亲的目光就锁定我,带着几分鼓舞的味道,说,“咽下去,生...

  • 澡堂

    沿着樊集街道那条主干道往下走,经过卖烟花爆竹、烟酒水果的店铺,还有那一家客源稀少的馄饨店,会看到一根常年贴着小广告的电线杆。 母亲总说,“沿着街...

    1.2 261 4 11 2
  • 120
    我不能同他人谈起我的梦

    我不能同他人谈起我的梦 那远挂在天边的梦 我害怕那久久的沉默 还有那不明就里的微笑和揣测 我不能同他人说起游离的云朵 也不能怜惜那墙角的秋色 他...

个人介绍
平生一无所得,只一载酒书生,且狂且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