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介绍
我这里有那种网站:http://ttmm33.com 点击打开------

------------------------再也没有体会过父母翘首企盼的感觉。父亲在世时,每次务工回来,我总是围绕在他身边,急切的搜寻着今晚的晚餐吃什么菜。我也会在母亲面前撒娇,祈求母亲给我1块钱买冰镇的饮料。这才是我熟悉的味道,家的味道。但这都过去了,我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恍然不知去处。我自然还可以像以往那样,跑去邻小女儿含着巨大写作业居家蹭饭吃。邻居们人都很好,乡里乡亲的,但是,那终归是别人的家。偶尔落个脚,小住几日,都没有关系。可我明白,我永远不是别人家的人,我是一个没家的人。还是先回老屋看看吧,思考片刻,我下定决定。用了老屋这个词,而不是小女儿含着巨大写作业家。父母不在村里了,那里也不是家了。天色已晚,小镇到村的面包车司机歇业了,叫了一辆摩托车,回到老屋,我让司机在村口放下车,我想多走走这条路。机会真的不多了。司机走的时候我让他留了电话,说有可能还要回镇上,承诺给他双倍的价钱。老屋已经破旧,蛛丝满墙,杂草丛生,东边已经下陷,房顶也已经开裂,像是满脸风霜的老人。母亲回娘家后,老屋成了被儿女抛弃
的老者,很少再为小女儿含着巨大写作业我遮风挡雨了。我站在老屋的楼顶,期待能看清楚老屋所有的角落。残破的老屋,这里曾经是我的家啊。有必要逛一遍村落,见见许久不见的故人,走一走许久未走过的路。邻居说:“回来了,上我家坐坐吧,今晚在我家吃饭!”谢了乡邻,那一刻,我意识到,对这个从小长大的村落来说,我是客了,每个人都知道,我的老屋足够冷清。我决定乘车回了小镇,入住一家酒店。我是一个觉着住酒店比小女儿含着巨大写作业住家里舒服的人。很是孤独,很是落寞,在小镇的街头烧烤摊点了几份烧烤,要了两瓶啤酒,街头影绰绰,我掏出了手机。听我口音独特,烧烤摊老板问我是不是本地人,我说是。老板说我不是,听口音,我应该是下路(藤县)人。在小镇,我也是客。那天晚上,喝了两瓶啤酒。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无所事事,唯有掏出手机。无论在哪里,我都是是客了。小鬼姓刘,名字叫什么我记不清了。他身材矮小,常做一些见不得光的小女儿含着巨大写作业事,人们才喊他小鬼。我在供销社门市上班那会儿,他的修车铺就在对面。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