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你背后也是一朵朵云的城市, 有时有雾,有时看不见, 而在神迹变化的时刻, 在彼岸, 我走来, 好像我和你是一类人, 脚下也有坚实的云朵, 目光吸...

  • 史前形态

    许多个地质年组成了坚硬的石头, 石头上有爸爸,母亲, 有过去被我涂改的墙上的裂纹。 这是已经石化的历史,我小心翼翼和儿子说起, 仿佛是远古的黎明...

  • 应付

    七月的日昼很短, 不对,是很长,长到拖沓, 相比一下,夜晚更是寂寥, 也不对,这里灯火不熄,狂欢不止。 是不是,门前的那座喷水池在应付我, 时而...

  • 牺牲

    我不能阻止腐烂的花朵, 停止枯萎, 你瘦弱的躯干坠下, 说, 救救我,救救花朵。 这才是我与你初次相识, 连名字都未曾得知, 就要为你手掌画下清...

  • 我的卑怯

    在睡你和不睡之间, 我选择做一个假仁的君子, 寡欲, 用卑怯怜悯情欲的男女。 其实,我害怕, 一个孩子(你料想到了?) 我能在早已布满印记的墙砖...

  • 传染病和爱情

    看,黑色的鸟露出血红色的肠子,掠过这座城市, 从传教士口中得知,神明宽恕的城市才叫城市, 而我在地狱生活。 你问,三个太阳剧烈的射线反射着房间里...

  • 我孤独地写着你

    我孤独地写着你, 心脏是即将抽干了的蓄水池, 挣扎地跳动, 我再也无法写你,我想。 黄昏, 霞红的天空是我身体最后的容器, 然后我的眼睛成了红色...

  • 昏昏欲睡的下午,太阳和你

    青色的草, 你伏在被太阳晒着杂乱的草上, 我错认了你与鸽子, 鸽子的羽翼是三角形的, 而你呢? 我被太阳晒得昏了头, 眼睛是溺水前, 挣扎的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