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5-16

    门开了 我走入光中 我看见太阳的光辉 洒满破碎的山河 烈焰冲天 帝之剑 劈开埋藏的秘密 啊 这不是人类的传说 祖先留给我的记忆 我迈过山岗 那...

    0.2 20 0 0
  • 随想

    我曾经站在这里 我曾经无数次站在这里 祈祷 面对一丛青草的沉默 他们透过沉默凝视着 被秘密包围的土地 祈祷 面对比喧哗更加寂寞的喧哗 我无权选...

  • 冬夜

    走到“三里湾”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天空飘起了雪花。迎面来的大货车呼哧着爬坡,雪花在车灯的雾光里密集地飘落,我看见车里的司机紧张地猛打着方向盘...

  • 天堂之爱

    大哥结婚六年还没有孩子。看着小自己很多的堂弟们都抱上了孙子,父亲很羡慕,那时他五十六岁;终年超负荷的田间劳作严重损害了他的健康,使干瘦的父亲看上...

  • 祖母

    阴历五月,门前的麦子已经黄梢,院门口的古树上青杏累累,偶尔一阵夹杂青草气息的凤从院子飘过。院里杂草丛生,疯长的野草淹没了几株勉强的秧苗。几只野兔...

  • 一天

    一丁被一阵强烈的光照惊醒。太阳从窗子里射进来。他的心脏一阵狂跳,脑子里回想着现在的时间和地点。但是半天过去,他还没有给自己一个确切的答案...

  • 父亲与我

    “得多改改你自己,再这样下去是不行了。” 说完这话不久,父亲走了。他预见了我的未来。 我困守于家中数月无所事事,除了陪母亲说说话。实际上我已经陷...

  • 牧羊人

    早已走远 墚峁上空的战云 和沟底的烟火 都已消散 窑洞里 那个民族的思想 写在你的额头 阳光和羊群 连同你的鞭哨 惊醒了昏睡的麻雀 一只秃鹰 飞...

  • 夕阳无限好,人间重晚晴

    又是一个草长莺飞的春天,石门山下的山野村落掩映在桃红柳绿之中。车大爷的家就在桃花源园深处,春意盎然的景色里一处农家房舍恬静地隐藏在午后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