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上班记(一)

    和平里北街的车道上挤满了寸步难行的汽车,天色又暗了一些,只是往西边看还有灰白的余光。不耐烦的刹车灯在车流里时时燃起,我骑着自行车在曲折的缝隙里往...

  • 和我爷爷

    妹妹发信息来跟我说爷爷那天落水里了,骨头摔伤了,让我打电话给爷爷,让他别再管他那些鱼了。我给父亲去了个电话,让他跟爷爷在一起的时候打电话来告诉我...

  • 爆破记

    傍晚跑步的时候操场的大灯关了,是快要闭馆了。后面有个瘦精精的小男孩,七八岁,迈着重重的步子追了上来。我想我可不能输给一个小毛孩,满头大汗也开始加...

  • 炖愠记

    「不信你还敢往我身上泼了,」我立身盘腿坐在床沿边,抬头瞪了一眼正举着一杯果汁的妹妹,「你为什么不给人道歉?」 我当然以为她只是为了表现自己的愤怒...

  • 无知的道德傲慢

    [狩猎]里作为幼儿园园长的老妇人,最初听到小女孩克拉拉关于看护员卢卡斯似是而非的「罪行」描述时,表现得冷静而负责任,出于保护小女孩的初衷,她只告...

  • 异兽内栖

    焦躁不安,因为失眠永远漂浮在高处。现在时代的亲历者所能体悟到的焦躁应该远比过去的人所感受到的要多得多。城市生活、信息爆炸,单是这两项就需要消耗不...

  • 昭示记

    在 QQ 空间上发了一条信息——我 28 号就到家了哦。还附上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距离上一次在空间里说话,已经过去了一年有余。 整个中学时代,...

  • 误早记

    做了个梦。夜半时候五楼自习室没有人,想进去拿书,窗外有电视塔的光透进来,摸黑钻进自习室,里面空荡荡的只在角落里剩了几张桌子。虚着眼睛找书,听见门...

  • 被贬记

    「是啊,一个男生竟然还和我争。听见又怎样,就是要让他听到。」 竟然第一次希望我是个女生,然后转身上楼梯来一场撕扯头发大战。 一切都是从四六级开始...

个人介绍
蠕蠕伏行 / 万声汹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