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春风十里

    对我而言,简星是一个不可替代的存在,我内心并没有一种强烈的要和他在一起的情感,然而除了他,心里那个位置再也放不下其他人。这种感情,姑且称之为...

  • 阿生

    阿生回到人间的这一天,是他去世的第四十九天。 桥尽头的那人对他说:“回去吧,给你七天时间,做你一直没能完成的事吧。” 人间有点浑浊,阳光刺眼,阿...

  • 請讓我,再理想主義幾年

    開學季,又離開家,開始在異鄉的小半年生活。 在家最難受的,不是被各路長輩催著找對象,不是被爸媽各種嫌棄,而是當你走出迷茫、開始找到自己想...

  • 别让我们在二三十岁就死去

    不知道是不是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时不时感叹岁月和曾经的青春年少。 曾经的我可以站在高台面对台下数千观众放声歌唱;曾经的我不会让自己有半点将就...

  • 我不再為我的自私而感到抱歉

    從小到大,在我所接受的教育體系裡,都教育我要做一個大方的人。別的小朋友想要你手中的玩具?給,再買一個就是了;室友讓你幫忙搞衛生?幫,寢室總得有人...

  • 这楼是越来越冷清了,每天都有人拖着大大小小的箱子走出门。 还好她还在,早上背着袋子从我身边经过,低头向我打了声招呼。 “早上好!” 我抬头看她一...

  • 关于家

    早上,还不到6点,楼下市场的鸡还没打鸣,这个小城还在睡,爸爸提起我那超重的行李箱。 是的,寒假结束,又要启程前往那个离家两千公里的城市了。 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