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
    【与君诀】第十章 空欢喜衙门逃生

    却看台上,宛娘身后的那青衣女子缓缓站起身来道:“蒹葭技不如人,心服口服。”声音有如溶溶新月浸了井水,冷清的没有一丝波澜。 台下有好事的公子哥大声...

  • 120
    【与君诀】第九章  玉苑萧曲夺花魁

    忽的听见背后一声醉醺醺的大喝: "慢着,往哪儿走?" 锦帕渗出一身冷汗,那通行牌是自己用灵力化的,想是出了什么破绽,她动也不敢动,楞楞的站在原地...

  • 120
    【与君诀】第八章  回望都城路漫漫

    苏慕许久不曾接话,良久的沉寂。今日风大,天机阁处处阁窗,凉风穿堂而过,吹的他发丝微动。襟前血迹早已干透,苏慕抬眼望去,满眼是不曾有过的孤寂。 良...

  • 120
    【与君诀】第七章 天上人间两相隔

    一棵参天大树后,悠悠转过一个人影。月白衣袍,襟前几抹骇人的鲜红。 苏慕神色看不出波澜:"今日之事,多谢你了。" 无量冷哼一声:"我不是想帮你,你...

  • 120
    【与君诀】第六章 安得与君相决绝

    锦帕再想不明白。眼前一黑,竟晕了过去。 她浑浑噩噩做了个梦。梦里冷暖,哭笑都是那样真实。梦里她是那朱雀仙子的影子,她瞧见那朱雀是王母座下一等一的...

  • 120
    【与君诀】第五章 拜仙宴琼酿惹生祸

    一抬头,银汉迢迢,朗月清风。苏慕站在她身侧,修长的眉眼透出狭促的笑意,道:"莫怕。" 锦帕瘪了瘪嘴,像是忍住了天大的委屈。瞪圆了眼睛问他:"仙君...

  • 120
    【与君诀】第四章  银汉迢迢 朗月清风

    苏慕想,方才地上似乎有一块鹅黄锦帕。是她的吗? 是她的罢。 锦帕沿偏殿向西,未名居灵巧一阁小室,傍在偏殿竹林边上。推开门,一副纸砚书桌,端端正正...

  • 120
    【与君诀】第三章 金风玉露竹香引

    锦帕面色潮红,手一指,话也说不利索:"你!你!你不要脸!" 苏慕凑的更近,笑的揶揄又奸诈:"你竟不愿意?" 锦帕语塞又气急,胸口间的大石陡然更沉...

  • 120
    【与君诀】 第二章一遇苏慕终身误

    锦帕呆呆的想,不知道自己变成人形,会是什么样子? 想是功力尚浅,念了仙诀,也没什么动静。锦帕试了一次又一次,自己还是单单薄薄一方手帕。窗外渐渐暗...

个人介绍
励志成为能写能画的小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