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鸽子

    我是一只鸽子,一只通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的鸽子。我有着其他鸽子羡慕,自己也非常骄傲的资本:父亲是一位留学生从欧洲带来的纯种信鸽,母亲是打破本省飞...

  • 摆平

    当女主人笑容可掬一手拿勺子,一手揭开桶盖的一刹那,十多个饥肠辘辘,迫不及待的长工顿时全都傻脸了,饭桶里赫然漂浮着一只拳头大小泡得发胀的老鼠。有脾...

    0.2 95 0 1
  • 土方子

    “不好了,高占岗的妻子喝敌敌畏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个不幸的消息就像风一样霎时传遍了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山村。人们放下手里的活计纷纷向...

  • 温馨夜

    “宝贝,十二点多了,咱们睡觉吧,明天还要去栽辣椒呢。” “我睡不着,我要和你说话,今后你再别出走了好吗,我现在啥都无所谓,就希罕你,今后你叫我怎...

    0.2 71 0 1
  • 老后小传

    工地上有一个普工,姓后,这的确是个很古怪的姓,具说百家姓里根本查不到,而他也对此沾沾自喜。 他是那种看上去很普通的人,扁平脸,矮个子,头发稀少,...

  • 黄焖鸡米饭

    他是一个口细人,吃工地上那种以赢利为目的的伙食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受罪,一闻到廉价油那种特有的怪味和听到外号‘煤油桶’大师吆来喝去的声音他就恶心欲吐...

  • 富有

    无刃之剑 富有没想到,仅仅过了五天时间,回家之路就被突如其来的疫情封死了。 富有和另外两个老乡是在南方某市物业公司做...

    0.2 70 0 1
  • 夏收

    许海平 像父亲那一辈经历过困难年代,又没什么文化的农民,最开心的就是丰收后将粮食装到口袋里的那一刻。那一袋袋千辛万苦换来的粮食象征着终于又熬过了...

  • 一颗血泡的故事

    无刃之剑 我利用等待午饭的间隙蹲在院子里修剪花盆里那些不按我的喜好生长的枝枝叶叶,听到耳畔传来由远而近的脚步声便头也不回地喊道:“我们的小公主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