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答案

    囿于欲望不知被困,疲劳挣扎不得解脱。 蔷薇的花枝覆盖了整堵墙,当初两个少年倚在梯子上描绘的白色墙壁上的图案大概要到秋天叶落枝枯时才能显现。时间总...

  • 就这样醒来了,被一阵阵悦耳的鸟鸣叫醒,在五月的清晨。 还不想睁眼,静静地躺在床上聆听着。窗外好像在开一场欢乐的party,叽叽,喳喳,啾啾,还有...

  • 五月的槐花

    即将进入五月,每次电话中总问询妈妈,家里的槐花是不是快开了? 家乡虽已远离,但记忆里始终铭刻着一些事物,不曾忘记。 比如这五月的槐花! 槐树南方...

  • 初六,还待在姐姐家。碰巧有年戏出演,于是一家大大小小一起奔赴戏场。 平地上凸起的戏台,在墨绿色的帐篷下稍显简陋,但旁边乐器演奏师傅鲜亮的红色衣服...

  • 内里

    年少时借的一书,浩然的《金光大道》,每日翻阅。翻卷的书页间有水渍匍匐存留过的痕迹,在纸张凹凸起伏的纹路里,察觉出它被转手的曲折,从文字被拆分组合...

  • 往事(二)

    稳水池 这是家门口一条农田灌溉水渠泄洪时在下游水域所建的水池。 它已有些年头了。上面残留着红色年代的热血口号,用隶书文...

  • 第一站

    夜幕黑起来时火车才到站。 连续二十多小时的站立,她的脚早已麻木不堪,双腿好像与身体分离,胖大了几圈,让她想起家里洗衣服时双手在水里长时间浸泡发白...

  • 追逐

    她一直在默默的谋划,谋划一次出行。确切地说,是场逃离。逃离她出生的这块土地和家人,哪怕前途颠沛流离也在所不惜。她所不知道的是,颠沛流离是她小小的...

  • 往事(一)

    那些暗藏在岁月里的往事会在某一日给予你温柔的一击。 (一) 自认为是个记忆力超常的人,而大脑就像一个容器,把曾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