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何种感觉

    就像坐了数年牢的囚犯走出看守所,抬头重见太阳——我终于得到了解脱——闹钟响了。 其实我彻夜未眠,就这样直勾勾盯着天花板,像一具安详的尸体,等候着...

    0.2 67 0 2
  • 年关风雪夜

    并不知晓这位姓甚名谁,只知道他面容黝黑,家中行三,故大家习惯叫他黑老三。老三今年已经三十七了,却整日游手好闲,没有正事。搬到这座小城蹲了十一年。...

  • 施咒高地

    这场如魔咒般的战争没头没尾,相隔数公里的两个阵线中年轻人们一遍又一遍发起冲锋。德国人率先进攻,被打退;法国人再进攻然后也被打退,德国人再度发起进...

    3.5 321 2 12
  • 车祸之后

    “我已经记不清当时是怎么回事了,只知道我在驾车正常通过红绿灯路口时被侧向驶来的一辆载着石料的大货车撞上。狭小的两厢轿车载着我在空中旋转了一圈半,...

  • 老杰克

    老杰克慢悠悠走到小码头边,然后解开绑缚着小船绳索。他跳到了船上。用船桨一推,小船便徐徐划离了码头。 老杰克是个参加过二战的老兵,曾驾驶B-29轰...

  • 灭门之后

    街尾的酒肆中冷冷清清,只有寥寥几人,角落的一张小桌上坐着一位冷若冰霜的酒客。 客人是个老人,满头白花,浑浊的双目只盯着桌上的东西,什么也不管不顾...

  • 西伯利亚 <五>(完结)

    1945年4月底。 苏军率先攻入柏林,德国纳粹已是穷途末路,有人推测欧洲的战事将在五月份之内结束。 莫斯科的大街小巷上,从战争中走出来的人们,一...

  • 西伯利亚 <四>

    阿德诺夫睡了一觉,终于清醒过来。他睁开眼睛,发现穹顶为何如此熟悉。 过了很久他才反应过来,这里是他的小木屋。他在这里,居住了一年多。 尤里·阿德...

  • 西伯利亚 <三>

    “抱歉,我不该下手那么重。”阿德诺夫将药品和绷带递到安娜手边,然后赶紧转过脸去。伊万诺娃此刻正赤裸着上身,给身上的伤口擦药。 “没关系。”安娜语...

个人介绍
渣文笔and上班党。写作只是兴趣使然,人生也只是顺风扬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