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阳思怀(填词两首)

    鹧鸪天•重阳思怀 秋近重阳又抱寒,雁南人北各霜天。 温菊煮酒酬乡客,登顶插萸涕远关。 念去去,寄折鹳,横隔江水几重山。 酣作霞日席归路,怎望家亲鬓更繁。 蝶恋花•重阳 重九登...

  • 中文系

    中文系 仓颉把上古结绳 一万头文字的兽灵苏醒 田亩是最好的方块 一千个田亩构成王土 “率土之滨,莫非王土” 屈氏沉江 汨罗睡下 两千年楚地香草的坚贞 饮着黄河水的草书行楷字 ...

  • 月亮与麦地同袍

    与月亮同袍的麦地 一个喂饱身体 一个喂饱双眼后的灵魂 与月亮同袍的麦地 一个仰躺于地 一个高悬在众人头顶之上 与月亮同袍的麦地 缄默着不高攀 不低就 就坐在村庄的眼皮底下 一...

  • 呼号

    刽子手。 砍去我的身子吧。 以免我看到钢筋混凝土的房子 把我囚住。 为什么城市生在大地上? 日长一幢高楼 而拔去数棵大树。 --那大地的筋骨刺痛。 我听见喜鹊和响尾蛇 唤起暴...

  • 屋中人

    屋有四扇窗子。 而只有一扇门。 窗子不掩,而房门紧闭。 四扇窗子。 吃进 冬秋夏春 雨露风雷 麻雀或是百灵。 吐出。 人的嗔痴颠狂 物欲贪念 胡渣或是皮屑。 而开了门。 便是...

  • 短作数则

    生活 放马荒原。 或是。 逐鹿中原。 时间 日有三秋。 睡不下一个春天的。 万物生长。 梦 夜过半刻。 梦便卷走月亮。 和整个星辰。 日落 日挪西山。 睡在故乡的肩头。 而鼾...

  • 旁观

    杂草。 轰隆的铁盒子割去你的右手了。 而虫蚁遁去。 杂草。 轰隆的铁盒子割断你的双脚了。 而树木仰首。 杂草。 轰隆的铁盒子割开你的头颅了。 而飞鸟高悬。 轰隆隆的人类。 杀...

  • 黄昏

    黄昏将至 月亮射下一树树的冷箭 土地裂开嘴来 咬住盘根错节的箭缶 山冈吞下落日 护住这光明的孩子 掌管白昼的权杖被月光 夺取 昏暗的大风刮起大河 和整个村子 膨胀的黑夜已无可...

  • 我那双一九九六年的眼睛

    我那双一九九六年的眼睛 没见过麦地吞食乡人 没见过老牛舔舐一架废犁 没见过村子圈养过一群麻雀 我那双一九九六年的眼睛 没见过犁头耕坏了祖父的背 蝗虫的嘴脸,叫嚣的稗草 吐着铁...

个人介绍
我们,离乡几度。所剩,理想无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