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我疯了吗?

    回来广州的路上,和弟媳讨论爸爸的行为,妈妈,弟媳,弟弟以及我,都对爸爸恨得牙痒。但是对于这种抹不去的血缘关系,我又能怎样?虽然多年在外工作及已出...

  • 二阶感受

    一阶不太有感觉,上二阶的感觉就不是很强烈。收拾东西准备出发时,竟然发现航班取消,直接告诉秀文老师,不去上二阶,等九月。坐等售票处全额机票退款,突...

  • 麻木的感觉

    刚接到叔叔醉酒嗓音的电话,爸爸喝醉酒,在酒馆晕撅,脸色苍白,很吓人,叔叔叫我打我妈妈的电话,通知妈妈看一下来不来叫120来。我吓得手机差点掉下来...

  • 崩溃的一天

    以前也知道自己容易走神,精神难以集中,每逢考试复习,就要把家人全赶进房间,让我一个人才能定下来,才能安静下来做点事。 可是现在上完一阶以后,听了...

  • 向头脑喊停!

    早早起来,就打开电脑学习了,交功课的截止日期临近,我却一页书也未看,心里焦急! 无奈大脑一刻也停不下来,看着网络视频,却不知道老师在讲什么,一个...

  • 头痛

    不知道为什么,从22号那天的课开始,头就开始痛,什么都不能想,一想头就痛得受不了。这时,就只好闭上眼睛,停止头脑中的运作,头痛才能有所减轻。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