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史上最后一个大流氓

    1 如果溪城有本地热搜榜的话,最近几天,排名第一的一定是老金去世的消息。只要你点进去,你就会惊奇的发现,无论是白道还是流氓,都会在老金去世的消息...

    11.1 641 6 26 1
  • 写在2018年的最后时刻

    2009年我念大一,在湖北黄石,那是个山水俱佳的小城,学校正门口有一个永远平静的淡水湖,柳树环湖而立,微风习习,凉爽宜人,是情侣避暑和避嫌顶好的...

    36.1 1558 20 55
  • 120
    我经常写不出故事

    这是常态,而且淡出简书以后,在简书就几乎不写了,也不知道因为什么,总是觉得生活琐碎无绪,总有不停的事情要忙,但随时都会点开编辑界面,希望自己确实...

    32.2 1657 16 61
  • 吵架大师

    一 广场上千钧一发,喧闹的伴奏还在进行,大妈们却都停了舞步,围在一处。人群中站着一高一矮两名青年男子,矮的泰然自若,高的神色惊惶。 “老姊妹们,...

    13.8 1156 12 44
  • 酿酒的江湖

    1 张家堡,在溪城的最西边儿,背山望水,和阳城隔河相望。从城里到这,仅有一条崎岖的小路,路的左侧是怪石嶙峋的山峰,右侧是蜿蜒曲折的溪河。与其说是...

    1.9 663 4 18
  • 剃头的江湖

    一 我曾经在溪城的理发店听过这样一个故事,那是店老板韩金剪子讲给我的。他说,早年间剃头这一行当,和现今大不相同。 剃头的手艺虽由来已久,但是在很...

    1.1 686 3 13
  • 120
    镖局的江湖

    一 大雪将停未停,刺骨的寒风贴着山岭,把地上还未落实的雪花碾碎,雪粒儿兜头罩脸的砸在脸上,人们只觉得整张脸被百千跟钢针不断侵袭,时而风缓,瘙痒难...

  • 120
    除了自己,谁也不惯着

    前天夜里,做了个特绝望的梦,苦苦挣扎醒过来,女朋友在昏睡中立刻发现了我的异常,问我怎么了,然后用手抚摸我的头和脸。我大口喘着气,窗外吹来的风痛击...

  • 惊人系列之情绪调制师

    前文,《惊人系列之命运规划师》 后文,《惊人系列之离婚代理人》 从命运规划师李大哥那里回来以后,院长允许我出院的消息不胫而走。 随后的几天里,我...

个人介绍
辽宁省作协会员,青年作者,2018新浪微博小说大赛银奖,惊人院专栏作者,每天读点儿故事签约作者。约稿~18604246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