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夏天的虫

    夏雨过后,院坝里突然来了一条不知名的虫,这虫全身乌黑亮丽,两根触角张开三个叉,脸正上方长了一条尖尖的角,与胫部长出的一个丫刚好可以天衣无缝地结合...

  • 坐车

    很长一段时间没坐过班车了。从前坐班车给人的印象简直乌烟瘴气,车内臭气熏天,人们随心所欲地抽烟、喝酒、吐痰、大声说话,可以说一片狼藉。如今再坐班车...

  • 从政

    1 张从军终于从北方大字毕业了,毕业后的一天他将岭南市人事局开给他的介绍信交到宁昌县人事局干部调配股的马股长手里。时间正值十点,那时时节已...

  • 南拳王

    几十个球同时砸向蓝板,大家正值血气方刚的年龄,我果断地跳起来从空中抓起一个蓝球向相反方向运球,突然一声断喝“给我拿回来”。一个系两个班二十几个男...

  • 深夜来访

    庆绪手拿报纸坐在沙发上打盹,突然有人急促地敲门,这使庆绪有些不知所措,那么晚了还有人来敲门。起初他当是自己的幻觉,敲门声再次传来,庆绪打开门,见...

  • 乡归何处

    1 从小城出发,自东向西途经熙熙嚷嚷的闹市,人们表情散乱,东张西望,显得慌里慌张,好不容易才挤了出来,宽敞的泥青路上几张欢腾的公狗带着两张母狗在...

  • 捕鱼打猎及其它

    1 “轰隆”一声,平静的江面冒出一朵小小的磨姑云,很快归于平静,只见白花花的雅鱼漂满了江,秋天的早晨有些阴冷,天空中又飘着细细的雨丝,父亲和我都...

  • 山中杂记

    1 白狐湾是祖辈生活的地方,那里虽然荒芜人烟但确是少年时代乐园,无论人生的路走得多远,在人生的征程上遭受多大的挫折与失败,只要想到白狐湾就会无所...

  • 春日记事

    1 春风细细密密地刮过田野山岗,春雨滴滴答答地落在树枝草丛,春雷轰轰隆隆地刺穿云雾而来,沉寂了一个冬天的万物纷纷被春的气息惊醒,充满力量的生命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