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2022.7.31

    被懒惰与向前走的步伐撕扯。舒适温柔乡养成我这般贪图安逸,也不知是好是坏。 认为人越来越渺小的念头越来越强烈。沧海一粟,越去触碰一些历史的边边角角...

  • 2022-03-24

    愁云种种,最大打击莫过于今天公布的复试名单和分数。时代是混泥土裹着滔天洪水,推着大部分人向既定的方向走。我不想做大多数。 那天和大学朋友聊起近况...

  • 被隔离的14天,焦灼等待的14天

    我在等复试名单,真的没有想到,狗屎运,如果真的能进。专业分给我好高,可能真的对老师胃口。 俄乌在打仗,这是我觉得战争离我最近的一次,然后我发觉自...

  • 5月的风

    感觉咋样?而不是“感觉怎么样”一下台就直直向外冲,叫着我名字,叫我随时来,叫我来看排练,拿着扇子说下次一定用上作道具。客套也罢,甜言蜜语也罢,但...

  • 日记

    去买考研的文具,两家小店,一家是我小学开始就在那里买,一家是初中开始,戴着口罩,头发也乱着,两家老板也还是认出我,一个说,长这么大了啊,一个说怎...

  • 2020-12-04

    人活着是为什么啊,失去父母,失去孩子,失去自己。走向死亡,不如不存在。我好分裂,写人家时,拥抱死亡,给我冲。自己时,罢了,活个屁,别活了。

  • 1013

    上了20后的生日就不想过了,时间太快了我在后面追也抓不住,还一事无成就糊里糊涂过了一个又一个生日。年初的一整盒补脑药吃完了记忆力也还是止步不前丢...

  • 阿毛外婆

    小镇集市是小区每隔一周的“传统”。外婆嗜好各式土特产,每两周的疯狂采购成了常态,我们便是这样认识了阿毛一家。他们也来麓市摆摊,出售各种云南的特产...

  • 2020-09-09

    每次雷雨天总会不可避免的想起十多年前,属于成都人的避暑后花园,在白水河的银厂沟,肆意挥霍过的那几年暑假。退休了的外婆才有闲,所以我总是和着爷爷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