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2019-01-24

    我觉得我是一个毫无存在感的人。 没有人关注我,无论是我插科打诨的小丑样,还是一言不发的深沉样,都没有人会想起我。 嫉妒和羡慕使我面目可憎,我羡慕...

  • 2019-01-03

    2019年的第三天 阴沉,微风,些许寒意。 找不到符合心情的歌,复习毫无头绪。 生活贫瘠又单调,真是可怕的孤独。 呵。

  • [连载]剑客 四

    四 无论谁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就算没摔死,也得少一条腿或是胳膊什么的。 黑衣人站在楼台上,望着小浅,眼中蒙着一层寒意。 组织上要求他将小浅完好...

  • 剑,他与她

    他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尘土飞扬的沙场上。 那时,四周都是震天的马嘶声和旗帜的猎猎声。 还有长剑穿透心脏的破碎声。 然而她穿着素白的长裙,就这么安安...

  • [连载]剑客 一至三

    剑客 “知道陈宇吗?” “这本来是一个寻常的名字。” “他是一个剑客。” “剑本来也是寻常的兵器。” “可是他的人不寻常,他的剑也不寻常。” “...

  • 一 六月十二。 天正明。 刚刚下过一场大雨,泥泞宽阔的官道上,忽然缓缓驶过一行车队。木质的车轮碾在地上,高高地溅起污浊的泥浆。 马车,镖车。 司...

  • 浪子与浪子,剑客与剑客

    六月十四。 夜。 深夜。 黑夜。 黑暗里仿佛有个白色的身影一闪而过,很快便消失了。 他只留下一阵阵呼啸的风声。那是衣服擦过树梢的声音,那也是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