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抽纸的故事

    电视柜的下方,有一个没有遮挡的空格,他一向用来放抽纸,淡黄和浅白交相辉映的纸巾跟棕色的柜子颜色挺搭的,女孩喜欢这个搭配,便一直用着这款纸...

  • 《一个人的朝圣》读后感

    一个人的朝圣,初印象里,你是圣经,后来才慢慢把你读成一部小说。 哈罗德努力回忆自己有没有试过和戴维在码头边吃过雪糕。应该是有的,即使他无法成功在...

  • 安乐死

    我到宠物医院离行开卡了,今天见识到了一直以来只闻其名的安乐死。那只狗奄奄一息地躺在了诊断台上,主人站在旁边一直掉眼泪,平时铁骨铮铮的男子汉在这个...

  • 归乡

    列车知风尘,呼啸过山岗。 一轮明月,两张车票,几缕元宵的灯光。 望窗外孔明灯三三两两,念家里亲人千千万万。 看那小儿打闹,听她几声嚷嚷,笑意正酣...

  •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的联想

    已经犯贱那么久了,我也不介意再犯多一次。说着,她的手狠狠地摔在他脸上。打他,也是一种犯贱,因为玷污了那只手。 转身的那一瞬间,她默默地在心里跟他...

  • 亏欠的等待

    这是一个不眠的夜,三天的记忆伴着傻笑和眼泪疯长。 回家乡那时已经是凌晨3点,天乌漆墨黑的,空旷的公路上除了车,便只有那不会说话的路灯。 “妈,我...

  • 120
    向阳花妈妈

    向阳花 向着太阳 机灵地转 但它从来不违初心 小孩摸摸后脑勺,不解—— 那晚上怎么办? 她抿嘴一笑,怪嗔,“傻孩子”。 没有光的时候,它会迷茫,...

  • 120
    台湾,我不只是路过

    第一次坐飞机,反应还真的有点强烈,飞机着陆那段时间耳膜被压的厉害,甚至感到疼痛。唯一醉心的是飞机上的风景,飞机还没飞上云层时,一座城市的风光尽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