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麻二

    一 那年,大雨连绵,江河决堤,数百里沃野浊浪滔天。 那会儿,娘刚生下麻二,大水就到了,撞倒了树木,掀翻了房屋,整个村庄哭喊一片。爹娘刚把麻二放进木盆里,铺天盖地的大水就冲...

  • 120
    梦里的炊烟……

    文‖道玄斋主尚泽(集雅阁主诺伊) 征雁已经启程,翱翔在落日的余晖之下。 飞过那记忆中的一湾清水,看到了你曾描绘的那朵莲花。 荡起的层层水波,在柔软的夜风里,将一幅宏伟的云图规...

  • 120
    昔年得遇奉真情,自此依依不忘名。

    其实平淡亦或痴缠,终老亦或离散,都无关紧要。 只是遇到了,之前的苦等和孤独,皆是圆满。 有情可笔尖肆意,便是无愧爱来去。 过往的岁月虽是怀念,但也无时不被时光摧残着。 莫说难...

  • 120
    写在父亲节

    耶殊陀尼诗社.看图作诗.天使点赞 文:姜海清 你有一双灵巧的手,给女儿梳头 帮妻子做饭。 寒窑虽破为却我遮挡住风寒。 暗夜里,你炯炯有神的眼睛 ,像燃着的明灯,驱走黑暗。 幼...

  • 写得很好,淡淡的忧伤

  • 诗歌|我就要离去了

    照完最后一面镜子我就要离去了带着我的女人,未成年的孩子还有瘸腿的红骡马载着我的羊群,草地口袋里没有膨胀的麦子——我就要离去了 告诉最后一条河流我把爱带走一半,留下了一半离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