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你穿过生活,我两手空空

    周五晚上的火车站还是一如既往嘈杂熙攘,她坐在离检票口很近的地方。穿的很厚,毛衣外套着卫衣,卫衣外还套着黑色羽绒服,戴着口罩,手里还抱着一只刺猬形...

  • 高姨

    我从三岁入幼儿园,六岁小学,十二岁初中,十五岁高中,十八岁大学。到现在晃晃悠悠二十岁,书也念到了大三,如果再算上计划要读的研究生。我这一生,已经...

  • 永远十一岁的张晨乐

    我每次路过张晨乐家那栋楼就很害怕。我们住在一个院子里,我家在24号楼她家16号,所以回家又都不得不经过。 每次我都低头快步走过去,不管上一秒是不...

  • 不要叫我单身狗了,这个名字很难听

    前几日和一个朋友闲侃,我们假设二十七岁结婚,那二十五岁之前起码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人。他年长我三岁,感叹已经快二十四岁的自己初吻却都还没能送出去,更...

  • 120
    还记得第一次让你心动的人么?

    她叫“文武刀雨一波” 我的初中同学。 那时候满街都放CK的“飞向别人的床”这首歌,她当年比我反叛多了,反叛的基本方式是留很长很长的指甲,再涂上满...

  • 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成为嫁不出去的人

    晓花姐是我大姑的女儿,我不太清楚她具体是哪一年出生的,只知道我自己的哥哥是87年的孩子,而她要大一两岁。 她生的挺漂亮的,这是从我有记忆以来一直...

  • 一生好友

    “我这儿下雪了。” 林子早上被舍友的闹铃吵醒,迷迷糊糊往外面看了一眼。天才刚刚亮,雾气让窗外的楼和天空都看不真切,但是还是能看到一晚的小雪让四处...

  • 120
    在毁掉他的过程中我也做了一个嗤笑的看客

    章鱼初中的时候和我一个班,不过我们算不上什么朋友。一年下来说不了几句话,也没有什么交集。 那时候我大概也就164的身高,他站在我面前,勉勉强强和...

  • 那些我不敢说出来的梦想

    《小兵张嘎》这部国产抗日大片火遍大江南北的时候我是资深的剧迷,里面有个镜头我始终影响深刻。 一个八路军情报员中了枪,张嘎哭着救他走,他握住张嘎的...

个人介绍
一个有故事的地下酒庄。微信公众号:闲酒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