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铁路线上美味的城市

    那时的绿皮火车,和现在时速动不动二百三百公里的高铁比起来,速度可以算是龟速了。即便像52/53次上海到乌鲁木齐这样的特快列车,从上海开到兰州就要...

  • 那长长的铁路和长长的记忆(上篇)

    每个人对自己的童年都记忆深刻,而我自己对童年的记忆,就是和长长的铁路连在一起的。 (一)兰州 我母亲的老家是山西,...

  • 汤圆

    记得小时候过年,大年初一一早照例是要吃汤圆的,那时候没有超市,也没有速冻的小包装,汤圆都是要自己做的。老亲娘(奶奶)粽子、 馄饨都包得...

  • 人到骚年

    人到骚年 “你实际上没什么错,就是老了”,这是最近看的一篇文章里的话,直戳心窝! 自己是人到中年的四五十岁,这是个尴尬的年龄,既...

  • 小王伟

    小王伟(初稿) 小王伟是我的小学同桌,因为班里还有个叫黄伟的,上海人黄王不分,再加上他个子又特别矮小,所以大家都叫他小王伟。小王伟是小...

  • 快进的人生

    下午一点多的时候,微信里远在欧洲旅行的小燕子发来消息,还没打开仔细看,便有不详的预感,知道最终的那一刻还是要来,"罗嘉在十二点二十走了,蛮安详的...

  • 给我最爱的女儿

    我最宝贝的女儿,Michelle! 今年(2017年)的8月11日,是你20周岁的生日,那时就答应你,要写篇文字给你,但迟迟落不了笔,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