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三年(上)

    天刚黑,一轮苍白的明月在街道尽头升上来。阿杰坐在大街的一条长凳上,已经坐了一个半钟头。 乌黑的人影陆续从面前经过,阿杰紧张地端详。终于听见一个熟...

    2.9 328 1 11
  • 120
    美人

    当我还是中学生的时候,有一回跟我爷爷一块儿坐马车,从村子赶到城里去。那是八月,白昼长得叫人烦闷。骄阳似火,干燥的热风把一股股尘土向我们迎面刮来,...

    2.2 422 5 12
  • 120
    峡谷人家

    在乡下,有个村庄坐落在峡谷里,过路人坐着火车经过,只能看见村里棉布厂的烟囱。 村子里所有道路都布满泥泞,一年四季,空气里永远有一股工厂垃圾的怪气...

  • 120
    渡船

    三名摆渡工人睡在小木屋冰冷潮湿的泥地上,屋外是一条寒气袭人的河流,河水哗哗拍打着粘土河岸。对岸远远的地方,有几处火光忽儿蹿起,忽儿熄灭,像几条火...

    3.0 218 0 13
  • 120
    小薇

    小万一只手提着一大捆书,另一只手拿着根有节疤的粗手杖,一边走,一边对房东说:再见,谢谢您这段时间的款待。您是好人,您的女儿小薇也是。这儿的人都好...

  • 120
    幸福

    一个人能够持续不断地爱另一个人,爱许多年吗? 宾馆里一群闲得无聊的客人,对着夕阳和大海,开始谈论这个爱情话题。 有人说:是的,也有人说:不。大家...

    1.9 128 0 10
  • 120
    骑扫帚的魔鬼

    老太太92岁了,奄奄一息躺在床上,神志却很清醒。 她的儿子——庄稼汉老雷,一大早就请来了医生,现在,两个人正当着老太太的面商量,丝毫不避讳。毕竟...

    1.6 266 0 12
  • 120
    老奶奶和老猫

    老奶奶姓郝,七十岁那年的冬天,死在一座四面透风、屋顶塌了半边的破房里,裹着一团脏得分不清颜色的烂布条。 她丈夫郝先生还活着的时候,夫妻俩带着四个...

  • 一把雨伞,戳碎一场婚姻

    如果不是疫情让我们团聚,这婚也离不了丨人间https://mp.weixin.qq.com/s/vjBJGQOkwKUP1BJSeHYarw 如...

个人介绍
所有作品皆原创,如需转载请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