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多事之春

    疫情这些日子,每天醒来第一件事是看数据。生命啊,既顽强又脆弱。想想八年前在产房,我第一次对生命深感恐惧与喜悦的复杂情绪至今难以言表。幽深的产房,...

  • 120
    想念姑娘

    当最后一扎淡蓝的槐花挂在半空时,我蓦然就怀念起那个小姑娘来。九月了,草长莺飞的日子应该处处充满欢歌笑语。可我硬是高兴不起来,还背着淡淡的忧伤。一...

  • 轻寒薄暖,平安是福

    阿公中风,像个孩子。原本也有一米七五的身高,如今只有一米六左右了。八十八岁,老人斑隐隐绰绰。肤色很暗,比起年轻的红润,透白,阿公变化很大。颧骨高...

  • 120
    那些断片的青春啊

    韦女人在我心中凸升为山丘安插的一面小红旗时,已经为人妻为人母了。她话说得掷地有声,像擦炮。“bang”哋一声,石破天惊。圈里人说,为母则刚呀,为...

  • 我就是那个屁话很多的人呀

    我总在一个点准时醒来,原本计划若再失眠的话我就爬起来读读小学语文书,或去抄抄心经。可奈何上海的冬天实在太漫长,凌晨起来的话寒气袭人。昨晚饭间听新...

  • 没了“饱醉豚”,简书还有什么?

    前两天看见一网友在微博推“饱醉豚”。他说那是他难得一见又敢说实话的人。擦,饱醉豚我认识。当初在简书因骂了程序猿而遭遇炮轰。那是我见过最直接又简单...

  • 120
    再见,灿烂的忧伤【五】

    很久不写字了。这不是好事,因为止笔一是说明了变懒,二是真的被现实击败了。 过去我一度认为坚持是一种品质。任何事,主要坚持就有它的意义。可我做不到...

  • 120
    再见,灿烂的忧伤【四】

    最后一次见刘女人时,她还是骚。一条黑色蕾丝裙,上身镂空。袖子一片叶子似地挂在肩头,漏出藕一般的胳膊。她和我说:“女人,蔻驰这牌子的包在国外是低档...

  • 120
    我把青春念给你听【三】

    老周说,不敢看我的文字,结果总是充斥着忧伤。这让我大半夜想起她大二时见网友,嚯地如一股春风沁在心里头。那时明明很绚烂的青春喲,硬被老周搞得人心惶...